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言论
“灵感”从何而来

2018-12-11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陈鲁民

近日,羽泉组合中的歌星陈羽凡因吸毒被抓,又在演艺圈小震动了一下。这几年,光是京城一地,就先后有数十名演艺名人因吸毒被抓,从导演到编剧,从歌手到影视演员,几乎各个行当都占全了。而他们供认的一个共同理由,就是为了通过吸食毒品来寻找创作灵感。

乍一听,还让人挺感动的,人家为了艺术献身,居然连毒品都敢吸,真有点“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勇气。可是,这样的理由实在经不起推敲,倘若他们的说法能成立,那些成就斐然的艺术家,就应是最大的瘾君子,就应满脸烟容,那些光彩照人的明星都应满胳膊针眼,终日在喷云吐雾里找灵感。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逻辑?真是可笑之极。

平心而论,搞艺术确实需要灵感,到哪里去找灵感也历来是见仁见智,但无论如何不会到毒品里找灵感。

热情地拥抱生活,真诚地投入生活,灵感就成了生活的宝贵厚赠。杜甫一生写诗的高峰,恰恰是他处于生活低谷的“安史之乱”时期,他与无数难民一起逃难,一起挨饿,水深火热,颠沛流离,备受兵荒马乱之苦。生活的悲惨却带给他诗的灵感,他写下了“三吏”“三别”等不朽名篇,奠定了杜甫的诗圣地位,这就是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吧。陆游40岁前,写的多是风花雪月诗。从46岁到54岁,他来到抗金一线,金戈铁马的严酷环境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使他形成了豪放悲壮的诗风,也成了他创作史上最有成就的丰收期。“落笔千言不加点”,就是他灵感如潮的真实写照。

 “得江山之助”,是灵感来源地之一。唐代著名诗人张说,被贬谪到岳州后,终日流连于美景之中,受山川日月之熏陶,灵感喷涌,佳作迭出,《新唐书》说他:“既谪岳州,而诗益慎惋,人谓得江山之助云。”《文心雕龙》也说:“屈平所以能洞监《风》《骚》之情者,抑亦江山之助乎。”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则说:“董伯仁“动笔形似,画外有情,足使先辈名流,动容变色。但地处平原,阙江山之助。”“得江山之助”,换言之,就是美景能激发创作灵感、创作激情,即形容清雅、拔俗的诗文借助于自然山水的熏陶感染。这确实是一条屡试不爽的艺术规律,古往今来,许多文化人都由此大得裨益,感受深刻。

灵感还有一个特点:长期积累,偶然得之。《宣和书谱》记:怀素“一夕,观夏云随风,顿悟笔意,自谓得草书三味”,于是书法大进,遂“若惊蛇走笔,骤雨狂风”。其实,怀素所以能“一夕得之”,是他长期探索、思考、琢磨的结果,“夏云随风”的景象只不过是一种触媒剂而已。许多艺术家都有这样的体会,寻觅一生,苦苦难求的灵感,有时会在不经意间发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推而广之,只要我们随时留心,听人闲谈,翻看杂书,浏览影视,街头游逛,夜半梦醒,都可能会无意中激发创作灵感,进而催生佳作。但无论如何,谁也不可能从吸食毒品中获取创作灵感,那只是一种换取神经短期兴奋的恶性刺激,最终结果只能是自残其身,自污其名。

退一步说,一个艺人如果实在没有创作灵感,黔驴技穷了,走到江郎才尽那一步,那就说明祖师爷不赏你吃这碗饭了,不如干脆改行,天底下可干的事情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编剧经商,导演炒股,作家从政,歌手办学,演员开店,都有成功的先例。

(中国测绘报2018年12月11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