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言论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2018-11-27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齐夫

岳飞《满江红》里有一名句:“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古往今来,曾激励多少志士仁人珍惜时光,发愤图强,建功立业,创造不朽人生。

人生苦短,转眼百年,一不小心,就会白发上头,皱纹满脸。近日,云南省楚雄州委组织部发布一批干部任期公示。出生于1980年8月、现任大姚县湾碧乡党委书记的李忠凯,拟提名为大姚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但任前公示配发的照片显示,李忠凯头发已白,看起来不像是“80后”,倒像是“60后”,这引起众多网友质疑和热议,甚至怀疑他年龄有假。据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李忠凯工作的那个乡,是个偏远山区,条件特别艰苦,工作量很大,强度很高,多年的栉风沐雨,辛苦操劳,显得他比常人老很多,不到40岁,已两鬓斑白。值得欣慰的是,他的工作成绩很突出,群众支持,领导赏识,多次受到表彰,这次又得到提拔,他自己觉得有点白头发也值。(11月16日新京报)

“人生易老天难老”,人变老是大势所趋,任谁也挡不住,吃什么灵丹妙药也没用,而且老的速度很快,“朝如青丝暮成雪”。你每天从早晨忙到熄灯固然会变老,一天到晚啥事不干也会变老;你硕果累累,建树多多要变老,庸庸碌碌,一事无成也要变老。既然如此,那就不妨撸起袖子,轰轰烈烈干一场,扎扎实实整点成就出来,为国为民做点贡献,老了也有骄傲的资本,回首往事不会后悔,面对子孙后代也敢夸口“我这辈子没白活。”

平心而论,人若太辛苦,太劳累,太操心,休息少,终日奔波,殚精竭虑,确实容易显老,容易白头。而坐在大城市的办公室里,日晒不着,雨淋不着,冬有暖气,夏有空调,人肯定会保养得更年轻、更滋润。可是,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那些条件艰苦的地方,任务繁重的关口,总要有人去;那些操心费力的事情,危险麻烦的工作,总要有人干。坐在办公室里形成的文件,再高明再正确,也总要在工地、农村、市场、军营落实,总要有人去冲锋陷阵,赴汤蹈火。毋庸置疑,这些冲在一线的人肯定会比一般人更显苍老、更多白发,但他们是光荣的、自豪的、有价值的,值得敬重的。而且,组织部门也不能让他们吃亏,就是要大力重用这样的人,让这些手上有老茧、脚上有黑泥、脸上有皱纹、头上有白发的干部提拔到重要岗位上去,让大家看看我们的用人导向,引领干部队伍的价值取向。

当年,岳飞写“白了少年头”时也就30多岁,苏东坡写“尘满面,鬓如霜”时不过三十八九岁,辛弃疾写“可怜白发生”时刚40出头,都与早生白发的李忠凯年龄相仿。可惜的是,前3位古人都生不逢时,壮志未酬。岳飞还没有来得及“直捣黄龙”“收拾旧山河”,39岁就死于风波亭;踌躇满志的苏轼,刚有作为,宏图未展,就被“乌台诗案”砸进大牢,流放到天涯海角;立志要“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辛弃疾,则被排斥打击了20年,英雄无用武之地,哭天无泪。相比起来,80后干部李忠凯要比他们都幸运得多,生逢盛世,国富民强,正是人们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建功立业的好时候,是骏马你就一骑绝尘,是雄鹰你就一飞冲天。好男儿自强不息,战天斗地,何惧一脸征尘?大丈夫顶天立地,为国为民,岂怕几缕华发?

“空悲切”的不是早生华发,而是蹉跎岁月;不是面有老态,而是胸无大志。

(中国测绘报2018年11月27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