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文化
过客重寻卧草碑
——楚国名相孙叔敖遗迹探访

2019-01-04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陈鲁民

最近到河南省淮滨县采风,问起名胜古迹,当地朋友说,此地历史人物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楚国名相孙叔敖,可惜遗迹多残缺不全,问我要不要去看看。我说,看,一定要看。依我所见,历经世代风雨侵袭,战乱天灾,遗迹残缺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若齐全完美了反倒有些奇怪。

我最早知道孙叔敖这个名字,还是上小学时从那个著名的“两头蛇”故事说起。荀子在《非相》中说,“楚之孙叔敖,期思之鄙人也”。意即他是期思这个地方的一个普通农民。《贾子》记,孙叔敖少年务农时,见两头蛇,杀而埋之。归而泣。母问其故,叔敖对曰:“闻见两头之蛇者死,向者吾见之,恐去母而死也。恐他人又见,杀而埋之矣。”其母曰:“吾闻有阴德者天报以福,汝不死也。”其品德为族人赞佩,传播四方。期思城西南有埋蛇岭,也叫埋蛇冢、敦蛇丘,系孙叔敖埋蛇处。因期思县治后划入固始,《嘉靖固始志》把 "寝野歧蛇" 列为八景之一。

我在淮滨朋友引领下,沿着田间小道逶迤来到埋蛇岭。这是一座不太高的土坡,遍布大大小小坟丘,长满参差不齐的柏树,绿草茵茵,野花朵朵,草丛中半掩着一座残碑,上书“寝野歧蛇”四字,我不由想起古诗“居人尤指埋蛇冢,过客重寻卧草碑”之句,就是说的这个场景。这个十分不起眼的小山坡,历史上却多有名人过客前来凭吊,但凡从此经过的,一定要来这里逗留一番,发发思古之幽情,留下诗文佳句。汉代大学者刘向曾做《孙叔敖母赞》云:“叔敖之母,深知天道。叔敖见蛇,两头歧首。杀而埋之,泣恐不及。母曰阴德,不死必寿。”南北朝时著名文学家庾信曾写《孙叔敖逢蛇赞》:“叔敖朝出,容悴还家。母氏顾访,知埋怪蛇。尔有阴德,阳报将加。终为楚相,卒有荣华。”苏轼也写诗盛赞他“爱人忘己特埋蛇”。我默默地伫立这里,面对残碑,遥想先贤,感慨良多,却一时智穷语塞,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几句好诗,只好借用范仲淹赞扬严子陵的那句名言“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以表达我的崇尚之情。

当然,若只有埋蛇这一回事,孙叔敖顶多也就是个宅心仁厚的乡村神童而已,与相距这里不过数百里的光山县司马光砸缸差不多。可是因为他后来的一系列文治武功,他的治国才干,他的高风亮节,他的清正廉洁,所以才成了千古名相,历代被人称颂。

《孟子?告子?下》载:"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司马迁《史记?循吏列传》列其为“循吏第一”。所谓循吏,有重农宣教、清正廉洁、所居民富、所去见思四个特征。也就是后来说的清官,“循吏第一”,亦即“清官第一”。此外,孙叔敖的治水成就也十分突出,《淮南子?人间训》记载:“孙叔敖决期思之水,而灌雩娄之野。”其主持的水利工程,化害为利,造福乡梓,功德无量。2000多年后,毛泽东在视察淮河时就多次提到孙叔敖,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治水专家。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淮滨县期思镇政府院内,这就是孙叔敖庙遗址,也叫遗爱庙、楚相孙公祠等。庙建于东汉桓帝延熹三年,由县令段光主持修建,并请著名文学家王延寿撰写碑文,立石铭碑。郦道元《水经注?淮水》写道:“(淮水)又东过期思县北……城之西北隅,有楚相孙叔敖庙,庙前有碑。”遗憾的是,曾存在过1000多个春秋的孙叔敖庙如今几乎荡然无存,只留下几块字迹模糊的残碑,在荒草中半掩半现,印证着昔日曾有过的辉煌。据史载,庙成以后,西汉刘向,东汉王延寿,南北朝庾信、郦道元,宋代欧阳修,元代马祖常等名流都曾来此拜谒,或路过,或专程,为庙碑撰文、题联,书写诗文词赋。或曰:“楚绩光辉存简册,汉碑突兀锁期思”;或曰:“寂寂阴灵何所在,庙门空掩夕阳斜”;或曰:“古城犹说汉期思,土蚀荒阶楚相祠”。到了明代,祠庙尚在,但年久失修,碑已残缺,诗曰:“期思城里吊遗踪,祠庙深沉动鼓钟,读罢残碑出门去,寒山漠漠水重重”。而到了清初,祠庙早已不见踪影,游人只好无奈喟叹,“平浦疏树期思国,野水苍烟楚相祠,居人尤指埋蛇冢,过客重寻卧草碑”。

太白有名句:“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看似凄清冷残,其实,这正是历史遗迹所拥有的独特的残缺美。那些世界著名遗迹,罗马古斗兽场,巴比伦空中花园, 阿提密斯神殿,毛索洛斯墓庙,巴尔贝克神庙,万园之园圆明园等,无不残缺不全,但又都力求保持原样,未加任何修葺,就是这样每年仍有大批游客慕名而来,享受美的熏陶,艺术的震撼。同样,大名鼎鼎的孙叔敖祠庙虽只留下残碑断碣,荒草萋萋,不是也照样在吸引着我等仰慕者“过客重寻卧草碑”吗?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信息工程大学测绘学院)

(中国测绘2018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