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文化
选点得“三福”

2018-12-25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李叔平

1958年我们的测区在云贵、川西,那里山清水秀。既不像我1956年去过的柴达木戈壁沙漠,也不像我1957年测量过的内蒙古草原。那一年,我们基本上是沿着红军长征的足迹,进行测量。从贵州的遵义、水城出发经云南的宣威、曲靖到大凉山、二郎山、大渡河一带布设大片二等三角网。虽然不像红军那样浴血奋战,我们没有流过一滴血;但背着百十来斤出门便爬山,汗水真没有少淌。回忆起那些日子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我们除了完成选点任务外还收获了“三福”。 

第一,大饱眼福。重重叠叠的山峰,是喀斯特地貌造就了数不清的奇山异石、大溶洞、天生桥、地下河;树木参天翠竹连片,登高赏美景,每座山岭便是一个偌大的天然公园,也是大熊猫、金丝猴、金钱豹等珍贵野生动物的家园,它们在这里安逸地休养生息繁育后代。我们每选一个点,锦绣河山尽收眼底。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用智慧和双手筑造层层梯田,远远望去像地形图上一圈一圈的等高线,把大地打扮成花裙一般。人们爱土如金,甚至于在山石凹坑里铲上一锹土,栽种独株玉米苗。秋后收获金灿灿的苞米,那真是石头缝里出金子。山上的流水灌溉着梯田中的秧苗,秧田里饲养着游动的小鱼。鱼苗同秧苗和谐地生长在一起,一派喜人的景象。人们还利用水位的落差来磨面;乡亲们顺着地形造房,砖瓦砂石等建筑材料都是一筐一筐用背篓背出来的,力气大的人能背四五百斤重,超出自身体重好几倍。那里大多是独家独院。平时除了下山去背回些盐巴及日用品,一切都是自产自销。自家喂猪、养鸡、牧羊、放鸭,自己酿酒做豆腐简直是一家一个小作坊。值得一提的是架设在大渡河上,金沙江畔碗口粗的根根溜索。人们来回摆渡,轻如飞燕浪漫神奇。那可是挂在祖国大西南峡谷中,用竹条编成的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啊!

第二,大有口福。虽然当时的物资供应远比不上现在这样富裕充足,但是当地充沛的雨量,丰富的地下水源,滋润着这片红土地。矿泉水走到哪里喝到哪里,不是桶装的,是从泉眼里冒出来的,原汁原味。野生杨梅、核桃遍地都是随手可摘。有一回选点路过一户农家,老乡给我一大块儿蜂蜜叫我尝尝,我吃在嘴里甜到心头,甜味一直保持到今天。还有一回中午听社员们说山下在打雅(宴)席。我们赶过去,每人也吃到了一大碗美味的腊肉。在那里我们吃遍了品种繁多的五谷杂粮,瓜果梨桃。还有像农家自制的米酒、炸菜、豆腐乳等,食品中没有任何添加剂,味道纯正。难怪那儿的老寿星特别多,和原生态无污染有很大关系。那儿峡谷沟深,一座山岭同时接纳了春夏秋冬,生长着四季作物。我们选点天热就上山腰去找宿;冬天则下河谷来歇脚。这样,尽管白天作业经受酷暑或雨雪的考验,可到晚上休息时总能品尝到温和的春秋滋味。

第三,小组得福。我们遇到了一位好领导水一平同志。他是原国家测绘总局大地十队的队长兼党委书记,抗日老八路。腿肚子里还留有子弹,用他的话来说,这是抗日战争的纪念品。年近半百的他,挑着担子翻山越岭指导我们,并派中队技术助理员帮助我们选点。那真是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当官不像官,有谁不被感动呢?我们是一群刚满20岁的毛头小伙子,都把他当长辈,决不让他跟我们一块负重测量跋山涉水。我硬着头皮拿出副组长的架势,令其留守看家。他乖乖地服从了,却系上围裙,操持起组里的后勤。他像一位勤快的家庭主妇忙个不停,买菜、担水、淘米、煮饭,我们打心底里敬爱他。有时候队员爬山回来累了,一倒在行军床上就呼噜呼噜地睡着了,他便悄悄地用军大衣将其盖好,把饭菜留在锅里。那一刻我在想,岁月,如果都有这样的味道,多好。那年就在他和洪枫副队长等坚强班子的领导下,全队职工团结一致在滇、黔、川测量三角点553个,基线4条,天文点11个,水准2250公里。195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收测到基地冬训,我们的水书记除了忙党务政务外,还时刻关心青年人的婚事,当起红娘。让勘测花朵不外流,结成了一对儿又一对儿的测绘鸳鸯;还与年轻女子较多的单位联欢,架起一座座爱心桥梁。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再苦再累也觉甜。

(中国测绘报2018年12月25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