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永远

2018-07-11 09:50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杜永刚

岁月如梭,转眼《中国测绘报》迎来了25周年华诞。我非常感谢河南记者站老站长秦福军建立的“测绘老记”群,在群里有许多难得一见的“测绘老记”们,大家通过微信谈天侃地,不亦乐乎。特别是在群里看到“我与中国测绘报”征文通知后,我联想起做中国测绘报记者的点点滴滴,感受颇深。

记得25年前,我在山西局测绘管理处从事测绘管理工作,当时局办公室的领导找我,说是《中国测绘报》创刊了,推荐我任兼职记者,理由是测绘管理处与行业单位接触较多。就这样,我进入了记者行列。

我不会忘记初次拿到兼职记者证后的兴奋,也不会忘记首次采访、首次撰写新闻稿的困惑与尴尬,更不会忘记我从一名普通测绘人到一名合格记者所经历的艰辛。

作为记者,采访和写稿是必修课,从短到百字的小消息到万字长篇通讯,我的采访技巧和文字历练经过了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

《中国测绘报》创刊伊始,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测绘部门组建记者站,几乎所有专兼职记者都是从事测绘技术或者行政管理工作的,对于新闻工作而言纯粹就是门外汉。为了能够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记者,也为了我们的测绘报能够越办越好,我和绝大多数记者站的同志们一样,经历了从不懂到懂、从懂到成熟的过程。

回顾我从事测绘记者所走过的路,再看看我最初写的稿子,再回想每年的记者站工作会议、培训会议,我的心里可以说是百感交集。想当初,我投出的一篇篇半成品或者说是素材,经报社编辑们润色后,印在报纸上,给我带来了成功的享受。每年记者站工作会上国家局和报社领导的铿锵之声,给我带来希望与梦想。培训会上专家、学者的循循善诱,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记忆。每当我在采访和写稿中遇到困难时,我首先想到的是给报社的编辑们打电话咨询,每次都会得到大力的支持和圆满的解答。

时光流逝,时代变迁,当初的“小记”也变成了“老记”,是《中国测绘报》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时下,我退休赋闲,偶尔给培训班讲讲课,年轻人尊我一声“杜老师”,还有的朋友尊我一声“笔杆子”。有时候,我和朋友们调侃,我是“文人中的文盲,文盲中的文人”。说是调侃,实际上带有许多历史的痕迹,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的我,文化底子确实很薄。我能成为今天的“文化人”“老记”,其中有我自身的努力,有不同时期领导和同志们的支持,更有报社领导和编辑们的关爱。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中国测绘报》是我心中的永远。

(中国测绘报2018年7月10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