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沟记忆

2018-04-13 14:44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张显峰

新沟测图,是我们的生产实习任务。那是在20多年前。

新沟镇隶属于武汉市汉阳区,是一个位于汉水边即将开发的旧镇。我们测量小组一行4人到这里测制25幅1:500大比例尺地形图,这是经过一年的理论学习后,我们首次接触的测绘项目。

我们到达测区之后,愣在大堤上。我们的指导老师姚老师笑盈盈地走过来,指着一片密集市集,又指了指大堤外几幢建造在土筑高台上的民居,然后用手划了一个圈,说:“你们小组的测区就是这里啦,图虽只有两幅,但工作量挺大哦。”

武汉夏天的热,是有名的。我们的驻地是镇上的一家招待所,招待所的服务员也放了暑假,开门时,迎接我们的是扑面而来的热浪。宿舍分6间,姚老师和卡车司机各一间,4个小组各一间。那时,我们吃的唯一的蔬菜是一种幼葫芦切的丝。我们房间里,有4张床,每张床各有一个圆形的大吊蚊帐。人钻在蚊帐里,头和脚只能照顾到一头,如若摆出恣意舒适的睡姿,大腿便会贴在蚊帐上,结果是次日清晨起床,身上至少有两块又红又肿的皮肤,上面布满蚊子叮咬后类似针扎过的红点。即使加班到深夜两三点钟也不例外,夏天的蚊子是很可怕的。

房间里还有一张桌子,以便开展内业。当晚,我们就把姚老师分配给我们测区的学长们的毕业设计成果数据展绘在了聚酯薄膜上。

“我们得先加密,布设图根导线,在三级控制点上往测区里面引测。”睡在门口的小河同学胸有成竹地说道。

“好的。明天开始,我在前面打导线点,小河你观测仪器,阿锋记录,老熊摆后视吧。”我首先表示赞同。

5天下来,我们在测区里加密布设了7条图根导线。我们观测用的仪器是J6级经纬仪,用钢尺丈量距离。当时我们4个小组共有一台测距仪,装在经纬仪上面,可免去钢尺丈量之苦。但生产实习前,我们都没有接触过这类仪器,害怕用坏了负不起责任,于是以“太繁琐”为由推托不用。结果是,这台测距仪被我们小班的另一个小组“冒险”使用。到了项目后期,各小组都争着抢着要用测距仪了。

白天我们做导线观测,夜里就把整理好的观测资料交给姚老师,姚老师就开始噼噼啪啪地敲击当时最先进的RS-232C电子计算机(类似于现在的手持式Trimble GPS电子手簿),利用里面的程序计算图根导线成果。在我们导线观测的后期,姚老师说:“你们还在加密图根导线啊?其他小组要测好半幅图了。”经实地调查,姚老师还是准许了我们的图根控制方案。

7条导线都在旧区的巷子里迂回穿插,导线穿过最窄的走巷只有30厘米宽。有两条导线分别从4个猪圈中穿过,当我爬进去拉开猪圈门时,小猪们被撵得四散窜开,逃了出去,惹得居民们过来围观。

在有些小组开始测量第二幅图时,我们开始了第一幅图的实测。测量用的是大平板测图法,经纬仪测角,皮尺量距。那时,数字化测图在全国范围还处于研究起步阶段。

我们施测的旧城区图,图幅编号为18,18号图测量的进展被姚老师定为队伍返校的倒计时刻表。学校那边不时传来消息,01班的男生组成了足球队,踢球水平日益提高;02、03班各产生了一对恋人等等。等到我们返校,教学实习和生产实习的同学们高兴地聚在一起,交流着实习的趣闻和得失。不久,生产实习的同学们各自拿到了200元钱,那可是一笔可观的数目了,当时的二等奖学金才150元。

二年级开学,姚老师告诉我们,我们的项目极为成功,获得了新沟镇政府的高度赞扬。而且,系主任特别提到,18号图的工作量相当于5幅其他图幅的工作量。

(中国测绘报2018年4月13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