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的回忆

2018-01-12 14:32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廖永生

21ad8.jpg

在我小的时候,我国的铁路系统还不够发达,多数铁路都是单线铁路。铁路沿线上每隔十几公里就需要一座火车站,一是用于车辆调度,二是用来接送沿路的乘客。很多车站都很小,只有一个候车室和两个站台,小站虽然小,但是却留下很多故事。

那时候,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有这样一个小站。小站在一片樟树林中,只有一个候车室和一个站台,每天有四趟列车经过这里,每次列车都会放下数十名乘客,也带走差不多数量的乘客。由于小站平常很安静,风景也不错,候车室一般都是开着,所以小站成为很多人散步休闲之地。我也很喜欢到小站,有时是去接出差的爸爸或远方求学归来的姐姐,有时是心情低落时,躲在这个安静的角落,静静地落泪,更多的时候则是和我的小伙伴一起到这里谈天说地,一起数飞驰的列车,甚至会和车上的旅客打招呼,也许我们的问候能够给他们的旅途带来些许欢乐。

天真快乐的童年,却从未想过,未来的日子里,将会历经一个又一个小站,去寻求人生的答案。

我其实是上大学之后才离开家乡远足的,第一次乘坐长途列车,最爱看的就是一座座从眼前掠过或者短暂停留几分钟的小站,多数小站都是早期黄墙红瓦的苏式建筑,给人古朴典雅的感觉。也有些新建的小站,清新简洁,还有些小站却已经基本破败不堪,所有小站都是孤单的美丽,美丽得像屈原《楚辞》中的山鬼,总是在迷雾中,让人难以看清。我不禁猜想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在哪个小站下车,又是否会选错我人生的驿站。

在2000年的时候,我经历人生最大的一次挫折,我从大学退学了。离开那所大学和城市后,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乘坐一列列慢速火车向自己的故乡驶去,不知曾在多少小站停留,不知在候车室度过了多少夜晚。黄土高原、西部沙洲、江南水乡、南方丘陵和森林里的小火车站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在小站休息,在小站思考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思考自己为何会选错人生的小站,下一个小站又在哪里……

偶尔在夜晚看着星星,想起吉尔吉斯斯坦文学巨匠钦吉斯·艾特玛托夫的长篇小说《一日长于百年》中奥捷卡大草原那个孤独的风雪小站,有时是托尔斯泰去世的那个森林深处的阿斯塔波沃车站,或者是高仓健先生主演的《铁道员》中那个支线幌舞车站,那些车站都留下许多故事,而未来我是否还会记得我在小站留下的故事?

小站可以让疲惫的旅客静心休息,却不能一直停留。不久之后,我就回到起点,复习几个月后再次高考,进入了心仪的大学。

大学的几年就再也没有去过小站,但是,那些曾经留下心情故事的小站,却总在梦中出现。

工作之后,偶尔去外业,最喜欢有小站的地方,寻找遗落的回忆。随着我国铁路系统的发展,很多铁路已经升级为复线,短途运输也逐渐被公路替代,多数小型火车站逐渐没落甚至被取消,很多小站已经开始长出杂草,淹没在森林中,也许有一天只能去迟子建女士笔下的布兰基小站去寻找回忆了吧。

几年后,我参加了卫星定位连续运行参考站建设,在很多参考站都留下了足迹。很多参考站一样在非常美丽的地方,有红树林有海鸥飞的海边,有安静的小山村,还有叹为观止的梯田,参考站的景色,也是一幅幅画卷。建成卫星参考站后,我就一直在想,曾经的小火车站慢慢消失,现在更小却更有用的卫星参考站大量出现。时代在进步,总会有些东西慢慢被淘汰,参考站也会像以前的火车站一样,为国民经济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小火车站已经成为历史,美好的回忆也留存在心中。遍布家乡全省的卫星参考站,将会成为新的心中小站,自己与卫星参考站的故事,将会成为未来的新记忆。那些记忆,伴随自己的成长,将是一个个足迹,记录自己的故事。

(中国测绘报2018年1月12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