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流行”看文化

2017-12-05 16:36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陈鲁民

1912年初夏,英国著名剧作家萧伯纳应邀参加一个流行音乐会,听着听着睡着了。一位贵妇人叫醒他,问道:“您不喜欢流行音乐?”

萧伯纳边打哈欠边说:“讨厌透了。”

贵妇人说:“这可是流行音乐啊!”

萧伯纳反问道:“流行的就都是高尚的吗?”

贵妇人答道:“不高尚何以流行?”

萧伯纳一笑:“那流行性感冒呢……”

萧翁开了个“流行”的玩笑,令人忍俊不禁。所谓流行,即在一段时间内兴起的、被人追逐模仿的东西,包含习俗、衣饰、音乐、美术、娱乐、建筑、语言等。流行,时间有长短,品位有高下,可以看出一个时期的文化品位、社会风气、人心所向、价值追求。

先说两个古代“流行”的故事。其一,唐玄宗年间,一日,诗人王之涣与高适、王昌龄到酒店论诗。有几名歌女来唱诗助兴。王昌龄提议:“我等在诗坛小有名气,但没分出高下。今可听歌女平日都喜唱谁的诗,多者第一。”一位歌女先唱了王昌龄的两首绝句,又一歌女唱了高适的一首绝句。王、高二人都喜形于色。王之涣不以为然说:“皆为下俚之曲。” 说着指着一位最漂亮的歌女说:“且听这位所歌何人?”檀板一响,歌声悠然而起:“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正是王之涣的得意之作《凉州词》。歌女又唱了两首王之涣的作品,三人相视大笑。三人皆边塞诗人,边塞诗雄浑壮阔,昂扬奋发,格调高亢,其能流行一时,也说明了当时军民积极向上的理想抱负与价值取向,充溢着满满的正能量。

其二,北宋仁宗年间,柳永的词广为流行,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记“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就连宋仁宗也是柳永的粉丝,熟知他的每一篇作品。柳永是婉约词巨匠,其词华丽清新,典雅动人,长于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雨霖铃》《八声甘州》《望海潮》等,皆为千古名篇,柳词能流行,足以说明时人的文化情趣与品位皆不同凡响。

不妨再看看如今文化界都流行什么?影视界流行“小鲜肉”,不管演技如何,水平高低,只要颜值高,大长腿,就能当主角,挑大梁,拿天价酬金,享受大腕待遇。综艺节目流行“真人秀”,各路名人受重金诱惑,纷纷出马,装疯卖傻,打打闹闹,时下类似节目多达200多档,除了胡闹、搞笑,实在看不出其文化品位何在。网络界流行“小段子”,乍一看貌似深刻,不无哲理,其实多是无病呻吟的文字游戏。文学界流行“鸡汤文”,此类书籍比比皆是,泛滥成灾,其故弄玄虚的说教,夸大其词的励志,早已让人倒了胃口。还有很时髦的各种讲计谋、谈手段、论招数的“厚黑学”之类,更是等而下之。这些“流行”,文化含量贫乏,品位低下,情趣猥琐,媚俗粗鄙,远不及“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的水准,比“流行感冒”强不到哪里去,却居然也能流行开来,风靡一时,实在令人遗憾。同时也说明,我们的社会文化氛围、文人的文化境界、受众的文化水平都大有提升的必要与空间。

当然,在文化流行的问题上也不宜厚古薄今,毕竟古代也曾流行过很多荒诞无聊的东西。有的甚至是荒唐可笑、愚昧无知的。《启颜录》记,后魏孝文帝时,流行服石药,食后心中发热,称为石发,很是时髦。有人本无钱服石药,却出于虚荣心,公然在闹市赤身裸体,骗人说自己服石发热。今日读之,仍可发一笑。

(中国测绘报2017年12月5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