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心间的低调

2017-04-21 15:09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李争涛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领导干部为子女举办婚礼,主动缩小范围降规格。领导干部发自内心地俭朴办喜事,是一种低调处世的行为,也是自身修养的进步。如果一位领导干部高高在上,对于很多事情都张扬无羁,那么他便看不到底层百姓的疾苦和期待,很容易被自负蒙蔽双眼。

一位将军,在大军撤退时总是断后。回到京城后,人们都称赞他的勇敢。将军却说:“并非吾勇,马不进也。”将军把自己断后的无畏行为,说成马走得太慢。将军的低调,不是故意做出来的。他把自己的无畏,诠释成马的不济。在生死交错的时候,是然;在从容胜利的时候,亦然。

低调,或许就是时不时对自己幽上一默。他们放低自己,与这个世界的高傲相对应。这种微笑着离开的姿态,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低调是一种特殊人生姿态,淡泊从容,无欲则刚。 

著名诗人鲁藜有一首《泥土》诗这样写道:“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就时时怕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真正有大智慧和大才华的人,总是养精蓄锐,低调行事。

东汉初年,刘秀和哥哥刘演参加绿林起义后,立下了许多战功,引起更始帝刘玄的猜忌,有人暗中劝刘玄除掉刘氏兄弟。刘秀察觉情况不妙,提醒刘演说:“近来情况异常,大概要出不测之事。”刘演问:“什么事?”刘秀说:“诸将,似对你我兄弟不容。”刘演一派大义凛然,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深不以为然。刘秀不好再多言,便找借口离开宛城驻防到外县。

果不出刘秀所料,刘玄在朱红、李轶的挑唆下杀害了刘演。驻守文城的刘秀听到哥哥被害的噩耗,如万箭穿心般难受。他却用韬晦之计,毅然回宛城向刘玄谢罪。哥哥刘演原任司徒,刘秀到宛城后,司徒署官员来迎,向他致哀。刘秀控制住感情,未说一句私情话,一再引咎自责,更丝毫不提自己往日功劳。刘秀的低调,使刘玄感到内疚;为补偿过失,他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封武馆侯。刘秀以自己的隐忍、低调,打消了刘玄的疑心,渡过难关。这样,才有他后来打下的东汉江山。

一位画家在艺术上干出了不小成就,众人啧啧称赞。哪料他羞得像个孩子,一个劲儿地说:“其实呀,我就一俗人。”这样低调的“俗人”,怎么看都像一位雅士。

低调的姿态,并不容易锤炼出来。于是,很多人曾用一副对联警醒自己,上联“做杂事兼杂学当杂家杂七杂八杂而有别”,下联是“先爬行后爬坡再爬山爬来爬去奇妙人生”,横批“低调做人”。

低调需要历练,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人生境界。要常常把自己隐没起来,微笑面对顺境和挫折,用诚意积蓄实力。身在低处之时,用眼光、时间和勤奋打磨自己,并从不懈怠人生;身在高处之时,用宽容、平易和朴素接近人心,并从不冷傲自闭。之后的自己,才会在合适的时机卓而不群。

低调,的确是长在心间的一种高明。一个生命或一个团体,没有恒久不变的“高高在上”,也没有保持不变的“威风号令”。 只有低调做人,顺时而动,自觉加强修养的人,不张扬、不夸饰、不造作,才能开出最美的花朵。

请记住,每一种高调,都会有下滑的时候。居高处而不飞扬,顺从大众眼眸,爱上绿的清凉,才会学得心慧,悟得到心经,最终在人生路上顺畅行驶。

(中国测绘报2017年4月21日第四版)